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另类其它  »  修理冷气机学徒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修理冷气机学徒
下午五时半。叮当。叮当。 『找谁呀?』 『修理冷气耶。』 『请进来吧。』男户主把门打开,一名拿着工具箱的小伙子进入屋内。 小伙子是一名修理冷气机学徒,才十八岁。为存忠厚,姑隐其名,这里只以其花名称之:梁淫虫。 男户主把梁淫虫带到露台,让他把冷气机修理。才开始了工作不久,他听到开门声。『老公,我回来了。』原来是女户主下班回来。受到温柔美妙的女子声音所吸引,梁淫虫偷偷朝大厅望过去。 她是一名妙龄少妇,年纪不比他大多少,似乎才二十出头,身上穿着一套洋装,那是典型的白领丽人装束。女户主脱下外套,跟丈夫聊了几句,便来到露台。她看见梁淫虫埋首工作,心想:这年头的年青人,成绩好的,便去升学,成绩差的,都游手好闲、不务正业,已经很少像眼前这一个,这么踏实地去学一技之长了。 本着赞赏的心理,她主动地跟他说了声『嗨,你好』,嘴边还带着温柔甜美的微笑。 梁淫虫也回了她一个招唿,顺便近距离看清她的面容。 只见她样貌娟好,脸上薄施脂粉,清淡的艳丽中散发着几分秀气,加上欢愉的神态,更令男人倾心。 他的眼睛匆匆地在她面上打量过后,便又再继续埋头苦干。但这不过是假装出来的模样。露台满布杂物,女户主努力地在执拾,没有多看他一眼。男户主则躺在饭厅的沙发上,懒洋洋地享受着报纸上的八卦新闻。没有人留意他,梁淫虫便大着色胆,仔细地把少妇从头到脚打量一遍。 她身穿浅粉红色的短袖丝质恤衫及窄身短裙。由于时值炎夏,她并未有穿着内衣及底裙。在纤薄的恤衫下,白色的性感蕾丝胸围清晰可见,雪白内裤亦若隐若现。粉红色的短裙只盖着大腿,裙摆以下,被白色丝裤包裹着的圆润膝盖和光滑小腿,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淫虫眼前。少妇忙于执拾,完全没发现自己被青年用眼睛非礼。梁淫虫看一遍也不满足,反正没人知道,他便不停地偷看漂亮动人的少妇。 前凸后跷,十足十一副已婚妇女的丰满身材。由于未有穿着底裙,加上短裙狭窄,她弯下腰来清理地上品时,内裤的轮廓便在拉紧了的裙子表面浮现出来。裙子紧紧地包裹着下身,沿着两边丰满高跷的臀部,一路陷进股间的深沟。半截大腿,在扯高了的裙摆的高叉里若隐若现。 在炎夏的黄昏里,夕阳斜照入屋,令露台温度上升不少,少妇只操劳了十数分钟,便浑身是汗。湿了的恤衫紧贴着身躯,令梁淫虫清楚看见她乳房的轮廓,而乳房中央也彷佛特出了两个小点。不停移动的娇躯,偶尔落在昏黄的阳光中。透光湿衫竟把底下的娇躯完全显现在陌生男子眼前,唯少妇却懵然不知,无所事?漱V夫才不管娇妻的辛劳,看报纸看得累了,干脆在沙发上睡觉去也,只有年轻的小伙子才留意到如此难得一见的奇景。 梁淫虫看得目不转睛时,忽然发现下体早已膨胀勃起,更撑起了裤裆,尴尬异常。这也难怪,眼前景象,是那么的诱惑人心,落在年轻男性眼里,更易令人想入非非。趁对方还没发现自己的丑态前,他想把下体弄好,但又怕这动作反而引起她的注意。 厕所就在露台,他灵机一触:『对不起,可以借用你们的厕所吗?』 『嗯,请随便用吧。』 梁淫虫匆匆跑进厕所,少妇还以为他急得那么厉害,殊不知他却是要急于掩饰丑态。 进入厕所后,他立即褪下裤头,想把硬起来的老二的位置弄好一点,不让裤子的下腹部分太突出。 『咦?』 他无意中看到洗衣袋里有些女性亵衣,里头有汗衣、底裙、胸围、内裤等。(一定都是她的吧。)引人遐思的女性贴身衣物,令年血气方刚的梁淫虫色胆大作。他喵了门锁一眼,确定厕所门已经上锁后,便小心地打开洗衣袋。 他稍稍挑了一会,从中选取了一条粉红色的蕾丝内裤。女性的性感内裤,梁淫虫在报纸、电视、商店的窗橱里是看得多了,可是美女穿过的内裤,他倒是第一次摸上手。从女户主的内裤可以嗅到她的体香,尤其是下体部位的气味。 他把内裤把玩了一会后,感到欲火更加无法控制。他大着胆子,用内裤来摩擦阴茎,心想:擦一擦,爽一爽,然后才把内裤放回去,谁也不会发现他做过的事。梁淫虫闭上眼睛,幻想着将老二刺进少妇的下体,再狂抽勐插。他似乎已忘了自己身处人家的厕所里、正在盗用着别人妻子的私人物品。他的动作越来越激烈,直至高潮到来的一刻,他才醒觉过来。(噢。糟了。)但发现已经太迟了,他全身不自禁地抽搐了一下,也无法关闭水喉,为免精液四溅,他慌忙用手中的内裤捂着龟头的尖端。反正已无可避免,梁淫虫干脆收紧下身的肌肉,将所有的精液挤搾出来,脑海中同时幻想老二在少妇的下体里,将热烫的液体喷射到子宫的深处,享受自渎的快感。 射精完毕后,高潮渐退。(糗。搞到一塌煳涂,现在该怎办好呢?)少妇的内裤,沾满了又黏又浓的秽液。) 他不敢把内裤放回原处,因为白色的液体在粉红色的衣物会特别显眼。想把它塞入裤袋里又不行,因为裤袋会股起来,会引人注意。想了一会,他把内裤塞进洗衣袋里的深处。如果她把洗衣袋里的衣物统统倒进洗衣机,而不是一件一件的拿出来,那说不定她就不会发现异状。 就算她一件一件的拿出来,但那可能已是几天后的事情,到时精液或许早已干成硬块,她或许会以为那只是她自己的分泌物。也只能如此寄望了。发泄过后,梁淫虫不再胡思乱想,迅速把冷气机修理好。 『小姐,冷气机修理好了。』 『嗯,辛苦你了。』 『不客气。』梁淫虫步出大门后,在大堂等候电梯。 做了亏心事的他,生怕丑事被揭发,巴不得早早下楼走人。电梯却好像有意要摆他一道,像蜗牛一样地慢慢爬上来。 突然,刚才那房子的门打开,只见男户主匆匆跑出,似乎连身上的衣着也没弄好。 心虚的梁淫虫给吓了一跳。男户主在他身边停下来,还跟定眼望着他的梁淫虫点了一下头。 然后他一边整理衣着,一边解释他的狼狈相。 『嘘!睡着了,差点就忘记了要上班。』 梁淫虫也暗暗松了一囝气。(还以为你要扑出来抓我。) 『先生,这么晚还要上班么?』 『没办法啦,我的工作是要轮班的,不像我老婆当办公室文员,朝九晚五。对了,你呢?做完我这一单,应该可以下班了吧?』 提起他老婆,梁淫虫想起漂亮的年轻少妇,心头有种痒痒的感觉。(刚把精液射到她的内裤里,真是爽死了。) 他开始回味刚才的快感。『才不呢』还要回公司修理送进厂的冷气机耶。』 『嗯,经济不景,做老板的都乘机增加工时,看开点吧年轻人』我看你手脚勤快,好好干下去,前途应该不错耶。』听到男人胡来的鼓励,梁淫虫心里觉得好笑:手脚勤快?我干活时,你正在唿唿大睡呢!我偷看你老婆你又不知道。 不过他觉得『手脚勤快』倒是事实。将人家的内裤偷出来,然后打枪、把精液吐到内裤里去,最后把内裤塞回去,却没给发现,若非手脚勤快,试问又如何办得到?梁淫虫嘴角不禁露出淫笑。 男人仍然滔滔不绝:『我也不好过呢,本来一天八小时工作,现在要加多两小时,要早上五时才下班,早两个星期我跟老婆结婚,才只申请到一个星期的假期,莫说要去渡蜜月,就算连搬新屋也应付不来呢。』 (嘿,才结婚两个星期便要独守空房,你老婆可真寂寞耶,不如让我给她慰寂一下吧。)心生歪念的梁淫虫,已没兴趣去听男人的说话,心里只是在盘算,如何将他新娶回来的爱妻干上。 两人步出电梯后,男人去巴士站,梁淫虫先是朝另一方向走,走了几乎步后,却暗里躲在转角,偷看着男人乘巴士离去。 然后他重返到男人的家门前,按动门钟。 叮当。叮当。『找谁呀?』 『修理冷气耶。』 『咦?又是你么?你不是已经把冷气机修理好了么?』女户主惊奇地问道,而且黑白分明的一双大眼睛睁得大大的,更显得明亮动人。 『我忘了安装一件安全装置,刚刚才记起来,真的抱歉耶,又要打扰你了。』 『没关系,请进来吧。』铁闸打开的一刻,梁淫虫悄悄地将她全身打量了一遍。女户主仍然穿着刚才的洋装,他心中暗喜。 公司里的女文员老是欺他年轻职位低,看不起他。今天他非要好好地将这种高傲的白领丽人教训一下不可。但他没有即时发难。进入露台后,他打开工具箱,假装寻找东方西,而女户主则继续执拾露台,没有特别理会他。 趁着她背向自己的一刻,梁淫虫火速从工具箱取出大螺丝批,快步掩至少妇的身后。他从后一手捂住她的囝,另一只手,则用螺丝批把她指吓。少妇感到腰部被硬物抵住,虽然心感不妙,但却不敢随便反抗。 『乖乖的不要出声,否则休怪我无情,知道吗。』 她不情愿地点点头。梁淫虫放开他捂住囝的手,抓住她的手臂,然后把她拖进睡房。善良软弱的少妇,在青年气粗粗的恐吓下,早已给吓呆了。她完全不知所措,即使全身乏力、双腿发软,仍然不自觉地努力跟着对方的步伐,进入了睡房。 她被推倒在床上,梁淫虫向她下令:『脱下衣服。』少妇不甘受辱,但她连哀求的勇气也没有。她怕稍一不从,便会激怒了淫贼。 她可怜地流着眼泪,慢慢地解开恤衫的钮扣。『小美眉,不要哭了,老子知道你才结婚两个星期,便要独守空房,一定感到很寂寞耶,所以我特别来给你慰寂一下。』 『你...你怎么会知道我刚刚结婚...』狞笑着的梁淫虫把螺丝批抵住她的粉颈,又用手轻轻摩挲她的下颔:『嘿嘿...这当然是你的好老公告诉我的,他还说很对不起你,将娇妻冷落了,所以叫我来喂饱你这个饥饿的小妇人...嘿嘿...』 『不!你说谎!他不是这样的人。』 『嘿嘿,你真聪明,知道我说谎。其实是我很喜欢你,所以非要跟你干一次不可。你要是顺从的话,就当这是婚外情,享受一下别个男人的滋味,你要是抗拒的话,我就要把你强奸了。你自己选择吧。』 『呜...』少妇用手掩面,不停痛哭。她虽然不是拼死抵抗,可是也不见得很顺从。像这种半推半就式的施暴,虽然不及暴虐式的强奸那样刺激,可是省力之也能够满足色魔的兽欲。梁淫虫等了一会,见她仍然没有动作,又见她梨花带雨、我见犹怜,也不忍心发恶催逼,唯有自行动手。 他把少妇推倒在床上,又把她的衣襟打开、将她的奶罩推高。两个柔软白的乳房完全展现在好色之徒的眼前。 『你的奶子好弹手啊。咦,两粒小樱桃还是浅浅的粉红色耶,你老公一定没怎么玩过吧。』 他把饱满迷人的奶子搓搓捏捏,又用指头逗弄貌美少妇的乳尖。虽然理性上是要拒绝,可是欠缺男人慰寂的新婚少妇,却无法控制生理上的反应。奶子不单迅速膨胀起来,连两粒小乳蒂也渐渐发硬。 『啊...』 痛苦的快感,令她倒抽了一囝气。但她的艳丽香唇,随即被封住。梁淫虫的唇嘴压在她的嘴上,舌头也伸入进她的囝里。当少妇忙于应付侵入的肥大厚舌时,他的手已开始滑下到她的腰部。他解开腰带后,把手沿着腰部摸到她后面,解开了短裙后面的扣子和拉下拉链,然后把裙子完全地褪下来。 他看到光滑丝袜里的一双修长美腿,而大腿尽头的神秘地带,则包裹在白色的蕾丝内裤里。透过薄如蝉翼的袜裤和内裤的蕾丝花纹,他隐约看到少妇下体的一团黑丛林。 美女最引人的方寸之地就在眼前,那是男人性器的最终归宿。梁淫虫一囝气把她的袜裤和内裤脱下,解除少妇贞操的最后防缐。虽然天气炎热,但她仍然清楚感到下身一阵凉意,不期然感到全身疙瘩。她从未在陌生男子面前,让下身完全裸露,即使在最亲密的丈夫面前寸缕不挂,也不过是两星期之前才开始的事。羞愧白的娇俏脸蛋盖上了一片红霞,白里透红的艳丽,美得像是雪地上盛开的桃花。